導言

說起保理的分類,業內人士多會如數家珍,并且一定會提到正向保理和反向保理。不過,這個分類,也就那么一說,如果你認真了,那就上當了。本文將為大家剖析一個反向保理,近日被法院依據《民法典》判定無效的案例……

01、你是這樣的反向保理
XX合盛機械裝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盛公司”),是一家通用設備、專業設備、機械零部件、鋼材、銅材、鋁材批發、零售、貨物進出口業務的公司。XX鑫匯機械設備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匯制造”)是一家專用機械設備制造商。

2019年,合盛公司接到美國一家公司的訂單,需要持續供應鐵路貨車配件,于是找到鑫匯制造,雙方達成供貨意向。為了融到必要的周轉金,以便進料、加工并完成供貨。合盛公司找到了深圳XX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保理公司)。

保理公司根據合盛公司的訴求,設計了一款反向保理的操作方案。即:

以合盛公司向銷貨方鑫匯制造采購專用機械設備等形成的應付賬款,在鑫匯制造同意合盛公司融資且為之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的前提下,向保理公司申請辦理有追索權的應付賬款融資保理業務。

02、惦記利息的與惦記本金的
2019年5月23日,保理公司(保理方)與合盛公司(保理申請人)、鑫匯制造(保理收款方)三方共同簽署了一份《商業保理服務合同》。

根據合同約定,保理公司給予合盛公司的最高保理融資額度為300萬元。保理具體額度是指在保理額度內,甲方基于乙方某一商務合同和相應單據確定的應付款項所使用的保理預付款金額。每筆保理預付款的期限為3個月,年化總費率為18%。

同時合同規定:

本合同為有追索權的保理業務,如合盛公司出現任何保理逾期情況給,保理公司有權向鑫匯制造追索,要求其償還保理預付款,保理預付款資金占用費,保理預付款逾期違約金及其他實現債權的費用的責任。

同日,保理公司(保理商、債權人)與合盛公司(保理申請人、債務人、被擔保人)、鑫匯制造(保證人)、馬X會(保證人)、馬X(保證人)簽署了《保證合同》。

同日,馬X、馬X會、王X光分別出具了《個人保證擔保聲明書》。

2019年11月21日,合盛公司提交《保理融資申請書》,申請保理融資款250萬元,2019年11月25日,保理公司按照合同約定扣除11.2萬元保理服務費后,向合盛公司轉賬23.8萬元,履行了支付保理融資款的義務。

保理融資款到期日為2020年2月25日,合盛公司未按約定還款,鑫匯制造、馬X會、馬X、王X光亦未承擔保證責任,保理公司遂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審法院)。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