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說直租要命,不是說直租存在風險所以要命,相對于短平快的回租來說,直租資金直接給到供應商,資金不是用于新建擴建就是技改,資金用途明確,總而言之用作了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之所以說他要命,是這個過程通常通常很煎熬:

 周期往往很長,尤其是對大型新建擴建項目,各種手續需要兩三年,項目本身建設周期也要兩三年,對融資租賃來說,跟個大型新建擴建技改直租項目,一兩年很正常,地鐵類直租項目,則需要3年左右,如《無間道》中,梁朝偉對黃秋生所說,“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有三年,”,往往是項目經理走了,換個項目經理繼續跟。

交易對手往往很多,與回租相比,交易結構里起碼多了一家供應商,這已經是最理想的狀態了,有的供應商,往往幾家、十幾家、甚至幾十家,就算過程順利的話,也要簽幾十份合同,況且,人上一百,形形色色(shai),如果租賃公司強勢點,干脆指定一家做總包,或規定供應商不能超過幾家,如果慫一點,就按部就班搬磚吧。

 成功率往往很低,與回租相比,包括以上兩個因素在內的因素決定了直租項目的不確定性很大,從而導致成功率或落地率很低或較低,諸如:項目各種合規文件沒拿到或不齊全,行業發生變化等導致承租人決策發生改變,突發事件導致項目停滯(如19年鹽城響水321化工企業爆炸事件導致江蘇省內眾多化工在建項目停滯),如果這個融資租賃項目是由總包方或供應商介紹的,那總包方或供應商是否能中標也直接決定了這個項目還能否往前推進。

租中和租后管理難度大,直租往往分批放款,有的放款次數比較少,分個三四次,也都能接受,有的變態直租項目,分幾十次放款,每次放款都要走一遍流程,項目經理不煩,中后臺都煩了,聽說有家租賃公司,有個直租項目,分大幾十次放款,專門安排了一個項目經理負責放款事情,其他事情啥都不做,專心放款……放款……放款,分幾十次放款,每次租金當然不一樣,這租后管理也是“香”的很。

當然,直租項目實實在在的支持了實體經濟,各地銀保監和國資委也都鼓勵直租,有的甚至規定了直租比例,你問我滋補滋瓷,我當然滋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