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設施融資租賃項目普遍存在的一個普遍特征是金額比較大,動輒3-5億元的授信金額與很多租賃公司現行的風控政策存在沖突,基礎設施融資租賃還是有自己的特點,如何在放大額度又不擴大租賃公司整體的風險是擺在每一個基礎設施為主的融資租賃公司的重要課題。

首先基礎設施融資租賃項目(以下簡稱融建項目)與一般的租賃項目不同最重要的特征是,融建項目有施工單位參與,不管是拉動施工業務,獲取新的工程量,還是解決現有工程施工業務中,業主的資金問題,施工單位都是融建業務中需要考慮的重要一環,后面會對施工單位能夠起到的作用進行重點分析。先回到額度的問題,租賃公司最關心的還是安全回收本金和利息,可以簡單表述為“利潤=收入-成本-預期損失-非預期損失”,要想利潤增加,需要在收入、成本和預期損失這些地方下功夫,成本主要是資金成本更多是自身信用等級和隨行就市決定,擴大收入意味著放大授信額度,但同時預期損失也會增加,下面分析的重點就來到了如何降低預期損失,非預期損失我們最后進行討論。

預期損失(EL)從字面意思很好理解,就是本金和利息的損失程度。按巴塞爾協議3的描述為:
EL=PD*LGD*EAD*期限調整 (1)

下面是各因素的具體解讀:

PD:Probability of Default 違約概率,就是客戶出問題的概率,一般用評級描述。通常風險建模、打分卡、風險審批、行業基本面分析等都是在獲取PD。

LGD:Loss Given Default 違約損失率,如果是非形式租賃物,即使客戶出問題了,可以處置,那損失率就不是100%,有抵押物也是同樣的道理。當我們討論連帶責任擔保、保證金等時,其實是在降低LGD。

EAD:違約風險敞口,其實可以理解為本息之和,甚至簡化放出去的錢。當我們討論小而分散、總量控制、限額等時,是在試圖降低或分散EAD。

期限調整:這個假設是租賃期剩余期限越長,那么收不回來的風險就越大(這并不總是符合實際,但反應了風險和期限有關的思想)。我們很多時候設計保理融資產品,要去賬期相符,是在形式期限調整的邏輯。

要降低預期損失,可以選擇高信用等級的客戶、增加抵質押物和保證金,降低授信額度和縮短期限的方式中的一種或全部來實現,這也是我們在日常項目風險評審過程中采用的常見的風控思路。然而,實踐中市場競爭激烈,幾乎不可能所有方式都能夠達到,需要有所取舍。最關鍵的一點是弄清楚對預期損失的接受程度有多少。對于違約概率(PD),我們可以選擇的是信用等級中等區間的客戶,對于低信用等級的客戶,我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