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言
  
  近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了一個執行異議之訴的判決書,法院以租賃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行使合同解除權,而認定租賃公司不再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雖然《民法典》頒布后,筆者梳理解除權新規對融資租賃合同的影響,也擔心租賃公司因未及時行使合同解除權而被認定喪失租賃物取回權,但一直未有法院判例。如今這個判例再次觸動筆者神經,筆者不得不對融資租賃合同中的取回權再次思考(個人觀點以與同業交流)。
  
  01、案件審判經過
  
  2013年12月,仲利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仲利租賃”)與遼寧順禾糧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禾糧貿”)簽訂《買賣合同》和《租賃合同》,約定仲利租賃向順禾糧貿購買四套“海城北方”牌飼料加工機組,并租賃給順禾糧貿使用,設備購買價款人民幣199萬元,租賃期限自2013年12月至2016年12月。
  
  后因順禾糧貿違約,2014年9月,仲利租賃向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順禾糧貿等被告支付全部未付租金。2015年4月,仲利租賃取得法院勝訴判決。案件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后,因無財產可供執行,2016年11月,案件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因沈陽市興科典當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興科典當”)申請執行東順集團、順禾糧貿一案,沈陽中院于2014年10月查封了位于順禾糧貿院內的“海城北方”牌飼料加工機組。
  
2018年7月,仲利租賃向沈陽中院提出執行異議,沈陽中院經審查后支持了仲利租賃的執行異議主張,裁定中止對“海城北方”牌飼料機組的執行。
  
  2019年4月,興科典當向沈陽中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法院作出(2019)遼01民初500號民事判決后。仲利租賃不服向法院提起上訴,2020年12月25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20)遼民終1263號民事裁定,將案件發回重審。
  
  2021年6月,沈陽中院作出(2021)遼01民初145號民事判決,準許執行“海城北方”牌飼料機組。
  
  02、法院裁判觀點
  
法院判決支持仲利租賃要求承租人支付租金的主張后,因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2016年11月24日,案件終本執行。仲利租賃可以再次起訴解除合同、取回租賃物,但其一直未再提起訴訟。
  
  仲利租賃在2018年7月得知租賃物被查封,至法院最后一次審理本案的2021年5月27日,在長達近三年的時間里,未向法院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故其融資租賃合同的解除權已消滅,仲利租賃不再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
  
  03、作者觀點
  
  1、合同解除權尚未消滅
  
  該判決法院以2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