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面對如戰略采購協議、年總量訂單等未來應收賬款基礎合同時,如何通過風控實現保理業務的合規性成為了重中之重。本文將通過分析“合理可期待性”及“相對確定性”的含義,引申相應風控建議。

“合理可期待性”和“相對確定性”的分析

(一)“合理可期待性”

目前法院對于未來債權大致分為兩類,即:存在基礎法律關系的未來債權和無基礎法律關系的未來債權。

因此,我們可以將“合理可期待性”,總結為其“基礎法律關系”已經形成。雖然該基礎法律關系尚未實際履行,但該債權的實現是基于債權人對該基礎法律關系的未來履行;而無基礎法律關系的未來債權,本質上僅僅只是一種“戰略型”應收賬款,對債權人、債務人并無直接的約束力,此類應收賬款不屬于商業保理法律關系中適格的應收賬款。

實踐中,基于同一賣方連續提供同類商品、服務所形成的多個基礎合同項下的多筆應收賬款,買賣雙方基于交易習慣產生的應收賬款債權等,民事主體對該種未來債權具有合理期待的,則此種期待即成為一種期待權益,受法律保護。

因此,在判斷保理關系中底層債權債務關系“合理可期待性”時,應當考慮:該基礎法律關系是否已經于底層債權債務合同中設立,并通過商業習慣或其他盡調方式是否能夠判斷出該債權于未來實現的“合理可期待性”,在此情況下,債權人雖未完成全部給付義務,但至少應當完成必要的準備工作,合同目的實現的前期必要條件已經基本實現。

(二)“相對確定性”

未來應收賬款的“相對確定性”,應當基于該應收賬款是否已經具備了相應的“財產價值”。

實踐中,因未來債權不同于現實應收賬款債權,需根據基礎交易合同的交易對手、交易標的、債權性質等債之要素綜合判斷其是否具有相對確定性。如該種未來債權在債之要素上具有相對確定性,則對該種未來債權的期待亦成為合理,民事主體即可因此而生相應期待利益。

具體可通過如下兩個角度:

1、在上述具備“合理可期待性”的基礎上,該應收賬款已形成了必要的履行要件,即是否具備“確定的交易對手、交易標的、債權性質”等確定的債權因素;

2、從保理還款來源和應收賬款的關系來看,保理融資款的還款來源需對應確定的應收賬款(賬期對應)。

對未來應收賬款保理業務的風控建議

商業保理企業在以“未來應收賬款”為底層債權敘作保理法律關系時,需對底層應收賬款合同中以下幾個要素進行判定:

(一)債權人、債務人是否已經訂立了確定并合法的《買賣合同》或《服務合同》,該合同是否具備完

[1] [2]  下一頁